当前位置:首页 > 西望长安

第二幕

时间 一九五二年春天,星期日下午。

地 点 汉口,农业技术研究所的宿舍里。

人 物

栗晚成 林大嫂

卜希霖

林树桐 达玉琴

马 昭 金 丹

〔幕启:栗晚成的宿室。他现在是中南区农林部的农业技术研究所的秘书主任。屋里的桌椅等等是合乎秘书主任的身分的,不太讲究,也才太简陋。它们不过是普通的中等的写字台、方桌、小书架、椅子、独睡的小铁床、茶壶、茶碗和暖水瓶……而已。可是,这是栗晚成的宿室。这就大有文章了。这些东西好象极乐意、极骄傲为他服务,都发出一些不易从这种普通东西看到的光彩。它们的地位是那么合适,使这间不大的屋子看起来十分宽敞。它们都是那么干净,令人几乎不敢去动一动,很怕把它们弄脏了一点点。

在这些东西之外,还有些绝对是属于栗晚成的小物件。例如:墙上挂着的那张大相片——栗晚成自己的半身相片。在小床的上面,挂着一件深蓝色的运动衣,前襟上用白线横着织成“战斗英雄”四个大字。在写字台上放着一本纪念册,假若我们掀开看看,里边不但有许多名人的签字,而且夹着几小条剪报,都是歌颂他的功绩的记载。这些小物件都有力地说明这间屋子的主人是谁——栗晚成,志愿军的“战斗英雄”。

〔空场。我们正切盼看一看这位“英雄”,“英雄”就进来了。现在他走路的声势更大了:他已架上两根拐子,发出咚咚的响声。他的脸上添了点肉,比以前胖了一点,可是脸上还是那么苍白。因为自信心更高了,所以他的气度比以前更大方些,而且不象以前那么忧郁了。他是含笑进来的。他的军装也不象从前那么破旧了,胸前的徽章加多了。进了门,他立定,看看屋里,笑容逐渐扩大,似乎相当满意这个环境。然后,他把拐子轻轻地放在屋角,走了几步,走的并不比架着拐子的时候吃力。然后,他拿起暖水瓶。迟疑了一下,又轻轻地把它放下,似乎宁可忍着口渴,也不愿轻易挪动已经摆好了的小器皿。他走到床前,坐下,从衣袋里掏出个解放军的符号来,翻过来调过去地细看。然后,他从床下拉出一只小皮箱,从箱中拿出一个小本,在小本上写了几个字。急将小本放回,推回箱子。然后,又坐在床沿上发愣,笑容不见了,心中好象很不安。〔林大嫂,一位家庭妇女,并没敲门,气冲冲地拉开门就走进来。

林大嫂 你刚才上我们屋里去啦?

栗晚成 (来不及收起符号,心中既不痛快,又有点看不起林大嫂)是啊,大嫂!你们都没在家!

林大嫂 我们要是在家,还丢不了东西呢?

栗晚成 (立起)丢了东西?(含怒地)难道你把我看成了一个小偷吗?大嫂,你应当知道我是志愿军战斗英雄,现任中南农林部农业技术研究所的秘书主任!林大嫂 你先不用背你的官衔,你拿着的是什么?

栗晚成 符……符号!

林大嫂 谁的?

栗晚成 你的爱人的!

林大嫂 你干什么拿来呢?

栗晚成 我……我……我借用用!

林大嫂 我的爱人是转业军人,你也是。他有符号,你怎么没有?我告诉他好几回了,把军衣、军帽收起来,他不听。他老把它们挂在墙上,好随时地觉得光荣。就偏偏遇见你这么个人,把别人的纪念品也随便拿了走!你自己的呢?我问你!

栗晚成 大嫂,你问的是我自己的符号吗?(想办法)林大嫂 啊!

栗晚成 大嫂,你听着!(急掀裤角)看!在朝鲜战场东线上,雪有三尺多深,我指挥一个连队,跟敌人苦战了七天七夜。首先,我的腿受了伤,我好歹包扎了一下,不退!我一退,就必定影响全局。(放下裤角,急掀起上衣,露出腹部)看!有一天,刚刚天亮,敌人反扑,打白刃战。两个塔似的美国兵一齐扑过我来,两把刺刀同时刺到这里,我连眼也没眨巴一下,拍,拍,两手枪,两个“塔”全倒下去。我扯下军衣的袖子,自己包扎了一下,继续前进!我爬、滚、跑、跳,帽子丢了,衣裳碎成一条条的,可是继续前进,象一只受了伤的猛虎!我满身是雪,是泥,是鲜血,可是不退!在接受任务的时候,我已经发下誓:至死不下战场!可是,敌人放了毒气,一种发酸又带着点甜味的气体!我昏迷过去。从那以后,我……我……我说话就不方便了,越着急越结巴,毛病就在这里!(急指脖子)事后听护士们告诉我,他们往下撕我的衣裳,就撕了一个多钟头,衣裳全教血给糊在身上了!大嫂,你问我的符号哪里去了,哼,我连自己的命在哪里也不知道啊!

林大嫂 (仍理直气壮)你不用花言巧语地乱吹腾,你太爱吹腾了。我看你不地道,就是不地道!我的爱人从前也是军人,他就不象你这么吹腾自己!

栗晚成 他……他没立过我这样的功劳,想吹也没的可吹呀!林大嫂 他没的可吹,可他不偷东西!

栗晚成 (实在压不住气了,嚷)大嫂,你这是污辱我!污——辱——我!

〔卜希霖科长跑进来。他将近五十岁,身子又高又大又壮。他的心地极好,即使受了坏人的欺骗也不着急、闹气。

卜希霖 怎么啦?不好好地过个星期日,这么大喊大闹的干什么呢?算了!算了!哈哈!

林大嫂 卜科长,问清楚了再劝,不应当不问青红皂白就说算了,算了!

卜希霖 甭管是怎么一回事,老栗,你不该跟大嫂发脾气。在新社会里,对于妇女,我们要特别尊敬!你是个英雄,必须格外注意这个!

林大嫂 是嘛,我看他是年轻轻的就作了秘书主任,有点忘了东西南北。

〔林树桐,林大嫂的爱人,走进来。他四十岁左右,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相当的能干、和蔼,对培养青年干部颇有热情。

林树桐 什么事呀,这么乱喊乱叫的?林大嫂 你问他吧!(指栗晚成)

林树桐 (对林大嫂)你不要轻易这么发脾气好不好?这是宿舍,别一家子说话,八家子都得听见!

栗晚成 (想起来谦虚)林科长,大嫂有理,是我不对!我忘了军人对妇女的尊敬!我年轻……

卜希霖 老栗,这就对了!事事都要学习,我们才能随时进步!

栗晚成 (愧悔)林科长,明天我跟少先队一同照相,借你这个符号用一用。

林大嫂 借用用无所不可,你不该乘我们不在屋里,自己就动手拿来!

林树桐 老栗,你用吧!用完可得还给我,那是相当宝贵的纪念品。

栗晚成 用完一定奉还!大嫂,我刚才的态度不对,你……你……

林树桐 (对栗晚成)没关系!(对林大嫂)你呀得这么想:他年轻,他立过特等功,他有文化,你上哪里找这样的干部去?咱们大家都得格外帮助他,格外爱护他,把他培养成最有成就的干部。咱们帮助他就是相当地帮助国家造就干部。作了十几年的事,我虽然没犯过大错误,可也没有相当的贡献;我自己不行,再不帮助培养青年干部,就更不象话了!林大嫂 你呀,老林,有点偏心眼,偏向着他!

林树桐 你不懂!老栗跟我都是转业军人,转业军人见着转业军人,不管谁作过师长,谁作过排长,就如同亲兄弟一样!

卜希霖 我虽然不是军人,可是我能了解老林这点感情!林大嫂 我看谁好,就好;我看谁不好,就不好,不象你们,只看彼此的长处,不看短处!

卜希霖 大嫂,要是老彼此挑剔毛病,还能团结得好吗?哈哈!

林大嫂 要按你这么说,就谁也不好不坏,是不是?

林树桐 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逮住谁跟谁开火呀?〔达玉琴跑进来。她二十三四岁,十分活泼,有时候故意卖弄,好使人注意她。她是女干部。

达玉琴 你们嚷什么哪?(看林大嫂生气,即问林大嫂)大嫂,谁得罪了你吗?

栗晚成 我不对!我学习的不够!我得罪了大嫂!

林树桐 没关系!

达玉琴 (口中责备栗晚成,而实际是不满意林大嫂)老栗,你要记住,正因为你是个英雄,你才最容易得罪人。你的话说得稍微差点分寸,人家就会说你骄傲自满,目中无人!

林大嫂 (听出弦外之音,也施展口才)是呀,我是个老落后分子,不象你那么聪明,玉琴!看,你才认识了他这么几天,就多么了解他呀!

卜希霖 (不愿看朋友们拌嘴)得了!得了!都是好朋友,大星期天的,何必……大嫂,你歇歇去吧!哈哈!林大嫂 我不累!

卜希霖 不愿意休息,就去给我们包饺子,过星期天,不好吗?哈哈哈!

林大嫂 说得倒怪好听的,卜科长!(对栗晚成)你用完了那个符号,别忘了还给我们!(含怒而去)

卜希霖 (向达玉琴)玉琴,告诉你,林大嫂是老好人!别看她生气,她准会给我包饺子!我料事如神!哈哈!

林树桐 她呀,为人的确不错,就是顽固一点!

达玉琴 真难为你,林科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老跟大嫂打交道!

卜希霖 玉琴,这是什么话呢!

林树桐 玉琴,你跟老栗讲恋爱,顶好别教大嫂看见,她看不惯这种新事情!

卜希霖 大嫂跟我说过:“哼,老栗追女干部,连拐子都磨去了大半截!”我可就说了:“大嫂,他立过功,流过血,身上有那么多伤,还不该找个合适的女同志帮助他,保护他吗?他的拐子磨掉半截,正值得我们同情啊!”你看,玉琴,谁不对我就说他不对,谁可原谅我就原谅他,我就是这么团结大家,哈哈!

栗晚成 你们对我的爱护啊,我真……真……真不知道怎么感激才好!卜科长,我记住你的话,从此永远对妇女特别尊重!

林树桐 玉琴,老栗,不是我爱替别人着急,你们为什么还不订婚呢?

栗晚成 就……我……我怕对不起人哪!看……看我的腿!我不能只顾自己,不尊重玉琴啊!

卜希霖 你的腿?我看你满可以不再拄拐了!走走看,走走看吧!玉琴同志要是说行,就行了!走!

栗晚成 (走了几步,只略有点“点脚”,相当难堪地说)行吗?

卜希霖 我看满行!玉琴你说呢?

达玉琴 他的腿瘸是因为光荣地负了伤,不是什么天生来的缺点,更不是品质上的缺点!

卜希霖 说得好!老栗你听见没有?

栗晚成 我这受了毒的喉部,在医院这么多日子也治不好!谁……谁……谁知道我能活多久呢?

林树桐 这不象军人应有的感情!军人永远是乐观的!组织上一定会教你多疗养,你再运用心理治疗法,教自己快活、乐观,这点病一定能好!玉琴你说呢?

达玉琴 我怎么恨放毒的敌人,怎么同情受了毒的英雄!

卜希霖 说得好!老栗你听见没有?

栗晚成 玉琴!我十分感激你!我希望世界上真有灵芝草,真有仙丹,一下子把我治好!这算什么事呢,好一天,病两天,虽然我做了不少事,可是不能满意自己;我愿意多做事,我能做事,我有做事的经验!我急,急得要吐血!

卜希霖 不要这样着急,病得慢慢地治,慢慢地养,越着急越坏!好啦,好啦,老林,咱们帮助大嫂作饺子去,教这一对青年谈谈知心话!

林树桐 对!老栗,玉琴,你们好好地谈谈,干脆快点结婚!革命已经胜利,革命的功臣还不该享受点家庭幸福吗?我跟老卜会给你们布置个相当出色的婚礼!卜希霖在德明饭店的大厅里,借用军区的大乐队,吃完喜酒,要有一百对男女跳舞!你们等着看吧!哈哈!走吧,老林!

栗晚成 等等!(拿起拐子)卜科长,林科长,我没有东西送给你们,这对拐子,你们一个人拿一只吧,作个纪念!假……假若我……

林树桐 你是怎么啦?老栗!谁有时候都相当忧郁,可不能象你这么悲观啊!

卜希霖 玉琴,这就是你的责任了!你会帮助他,教他快活,争取作出更伟大的事业来!好吧,我接受你这个礼物,这是奇怪的礼物,也是伟大的礼物!不管你到哪里去,我一看见这个就想起你来,一个前途远大的青年同志,青年英雄!

林树桐 好!我也会那么想!

卜希霖 立——正!齐步——走!

〔卜希霖、林树桐各扛一只拐子,并肩齐步走出去。〔达玉琴天真地笑了一会儿。栗晚成也笑,但笑得不起劲。

达玉琴 老栗,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么不大高兴!

栗晚成 这……这个病教我失望,悲哀!这点悲哀使我感到空虚,好象身子悬在空中似的!

达玉琴 谁的前途能比你的更光明呢?那点病不久就会好,不要悲哀!没有前途的阶级才会悲哀呢!

栗晚成 我、我是真正的贫农!一九三五年就参加了革命!达玉琴一九三五年?(用手指算)你才八岁呀?

栗晚成 你……你记错了,我十岁!我跟方明将军,他十一,我十岁,一同由家乡跑到陕北,参加了红军!

达玉琴 方明将军?

栗晚成 方明将军,李震将军,洪一风司令员,都是我的老朋友!

达玉琴 我看你也会作将军!你不该悲哀,你该高高兴兴地迎接明天的更大的光荣!你的生命象诗一样的美丽,象交响乐那么丰富!

栗晚成 好……好……我一定那么办!我一定要放弃知识分子的习气,用军人的感情,英勇地向前迈进!

达玉琴 你应当说用英雄的感情!我自幼儿就崇拜英雄!在小学和学伴儿说笑话的时候,我就说我长大了一定和一位英雄结婚!你一来到这里,我就留神听女干部们怎样谈论你:她们是不喜欢你的腿瘸呢,还是批评你常常到医院去,耽误了工作呢?没有!她们并没嘲笑你的腿瘸,也没批评你老住医院。这教我认识到:在这个社会里,每个女孩子都喜爱英雄!只要是个英雄,他腿瘸也好,口吃也好,我们都该敬爱他!

栗晚成 这么一说,我就有了信心!原来我的病和残废,不但不是嘲笑的对象,反得到同情?

达玉琴 是嘛,没有任何理由去悲观厌世!你看,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了这么高的地位。你还会往上升呢,地位越来越高。

栗晚成 是!我要证明:不但在战场上我是英雄,在一切的地方我都是英雄!地位高低,我全不计较,我要多为人民服务!

达玉琴 地位也是要紧的!地位越高,生活也就越舒服,你的病自然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栗晚成 是,我会那样,一天一天好起来,有好身体才能作出大事业来!

达玉琴 不是我专讲物质的享受,你既是英雄,就应该得到更好的房子,更好的服装,更有营养的食品,更多的娱乐机会,你应该有汽车!

栗晚成 一定得有汽车,解决我走路的困难!你看,我一定会有发展?

达玉琴 我绝对相信,你的前途无量!

栗晚成 我早就有百分之八十二点六的信心,可是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有了百分之百的信心!

达玉琴 你再说说你的英雄事迹,再说说!

栗晚成 你都听过了,再说那一套真有点不够谦虚的!

达玉琴 再说说!你一说那些,就眉飞色舞,忘了痛苦,有了信心!

栗晚成 你真想再听?

达玉琴 听一千遍一万遍也不厌烦!你这个老实人,一点也不懂英雄崇拜的心理!今天不用多说,只说朝鲜东线那最精彩的一段吧!你是在多少团来着?

栗晚成 十二军三十五师一零三团。我是团参谋长!

达玉琴 军长是……

栗晚成 常充将军,我的老首长!

达玉琴 哼,有那么一天,你会升到军长!

栗晚成 我已经转业,怎能够……

达玉琴 凭你的英雄事迹,你会转回去!

栗晚成 (惊异)你怎么知道的?怎么知道的?

达玉琴 凭我的直觉,直觉!我真说对了吗?

栗晚成 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哪!

达玉琴 我懂得怎样保密!

栗晚成 北京来了电话!

达玉琴 北京?谁打来的?

栗晚成 别告诉第二个人哪!

达玉琴 看你,怎这么不信任我!

栗晚成 薛总参谋长来的电话,教我到军委会去!

达玉琴 薛总参谋长!到军委会去!你去不去呢?

栗晚成 我正在考虑!

达玉琴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什么可考虑的?就去吧!就赶紧去吧!

栗晚成 在这里,我虽然有病,可是并没耽误了工作,而且帮助了别人。到中央去,我怕自己的能力不够,不能称职!

达玉琴 教你干什么去?

栗晚成 大

达玉琴 你又忘了英雄的感情!你的能力够,再重大一点的工作也担当得起来!你满可以作个部长!栗部长,多么悦耳!

栗晚成 你这么信任我?

达玉琴 谦虚是好的,可不要过火!过度的谦虚容易变成懦弱!

栗晚成 我得给洪司令员写封信去,请求指示!洪司令员是我的老首长,老朋友,爱我就如同爱他自己的儿女一样。他会替我想好主意!你可千万别对别人说呀!

达玉琴 你为什么这样怕教别人知道呢?政府重用你是你的光荣!

栗晚成 是呀,光荣!我既须谦虚,又有英雄气概!你看,(夹起一个枕头,大模大样地走了几步)象不象?

达玉琴 象什么呀?

栗晚成 军政处处长!夹着皮包,穿着顶讲究的制服,到军委会去办公!

达玉琴 (抢过枕头来)不用你自己拿着,你有警卫员!你看,汽车还没站稳,警卫员就跳下去,给你开开车门,你慢慢地下来。多么威风,何等的气派!

栗晚成 是,是!我就是那样!我有智慧,有胆量,坐着象一辆坦克,立起来象一门高射炮!

林树桐 (在门口喊)栗主任,电话!

栗晚成 来了!

达玉琴 (关切地)不拄拐子行吗?我搀着你点!

栗晚成 行!行!我能走!

〔达玉琴还是搀了栗晚成,一同走到门口。

栗晚成 行了!行了!(走出去)

达玉琴 (立在门口)林科长,进来!

林树桐 (进来)谈得怎样啦?就快快订婚、结婚吧,岁数都相当的大,啊——不算太小了,还等什么呢?相当的合适就行了,别要求的太严格!

达玉琴 看样子,他有顾虑!他不痛痛快快地表示态度!

林树桐 什么顾虑?

达玉琴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哪!

林树桐 我会相当地,啊——绝对地保密!

达玉琴 薛总参谋长给他打来电话,教他进京!

林树桐 这跟结婚不结婚有什么关系?

达玉琴 你真傻!在北京,才貌双全的姑娘至少也有几十万!我没到过北京,没见过大场面,我怕配不上一位英雄!

林树桐 对!相当对!(到门口喊)老卜!老卜!快来!〔卜希霖匆匆地跑上。

卜希霖 什么事?

林树桐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哪!

卜希霖 我懂得怎么保密!

林树桐 薛总参谋长给老栗打来电话,教他进京!

卜希霖 我早就猜到他不能在这里干长了!咱们对他照顾得不够,给他的地位也太低!再说,武汉这里的气候对他也不太好!

林树桐 在北京,才貌双全的姑娘至少有几十万,恐怕他不会再积极地向玉琴求婚了!

卜希霖 有理!有理!老林,咱们得给他更多的压力!

达玉琴 那够多么难以为情啊!没有他,难道我还不活着了吗?我只是想帮助他,并不为我自己打算什么!

卜希霖 就是!玉琴,他也许能够找到比你更美、更有才干的姑娘,可是不易找到象你这么忠诚,肯为一个英雄牺牲自己的人,是不是?

达玉琴 对!除了成全一个英雄,我没有别的愿望!

林树桐 玉琴,你必须争取主动!

〔栗晚成和马昭说着话进来。马昭四十多岁,中等身材,很结实。他办事颇有气魄,但失之粗心大意。

卜希霖 (对马昭)马处长,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马昭 什么事需要这么保密?

卜希霖 老栗接到薛总参谋长的电话!

栗晚成 玉琴!你……

达玉琴 我是替你高兴!有机会到中央去作事,还不值得高兴吗?

马昭 老栗,你走不了!

栗晚成 怎么?

马昭 我的事情多,人事处的工作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刘副处长又出了差,一时不能回来,非添个得力的副处长不可!我反映上去,上级已经同意。你是老干部,战斗英雄,模范党员,你得帮助我!老卜,老林,你们看我的意见对不对?当然,我的意见差不多总是对的!

达玉琴 他谦虚得过火,老怕不能称职!

栗晚成 我……我有些做事经验,我愿意多做事!可是我的身体不支持我!中……中了毒气不象别的病,真不好治!我必须和洪司令员商议商议!

马昭 无论怎么说,你得帮助我!报纸上常登载你的事迹,各处学校请你讲演,人人知道你是英雄,我就该重用英雄!

卜希霖 马处长,我跟老林会说服他!同时,咱们大家一齐劝他和玉琴同志赶快结婚!好让他死心踏地地在这里工作!

马昭 是嘛,我看不出为什么你们还不赶快结婚!我做事的窍门就是讲效率,看事要准,行动要快!假若不是这样,我们就没法子办成一件事!你们俩这点事,既无须开会,又不必讨论章程,何必这么拖延着呢?

栗晚成 容……容我考虑考虑!

达玉琴 (生了气)好吧,你慢慢考虑吧,我走啦,再见!

卜希霖 玉琴!等一等!(拉住达玉琴,对栗晚成)我告诉你,老栗,你这个态度对不起玉琴啊!

林树桐 连我也觉得相当难过,是我把玉琴介绍给你的!我知道,你愿意上北京,那里至少有几十万才貌双全的姑娘!可是,你要想一想,在哪里都是一样为人民服务,而且这里特别需要你!至于玉琴呢,她是我的同乡,我亲眼看她长大的,我保证她会真心地爱你,帮助你!

马昭老林的话说得正确扼要!你到底要怎么决定,老栗?

栗晚成 我……我……我……噢,噢!(用手揪住脖子,十分痛苦)

众人 怎么啦?怎么啦?

达玉琴 (搀住栗晚成)是不是病又犯了?〔栗晚成痛苦地点点头。

达玉琴 (急搀栗晚成到床前,叫他坐下)要点开水吗?

栗晚成 (摆手)不……不……不要!

达玉琴 先别说话!

栗晚成 没关系!我……会会克服痛苦!马处长,允许我请半个月的假吧。我到北京去看看。

马昭 (笑着)哼,你一去就不回头了!

栗晚成 我回来,一定回来!你们给我的温暖、帮助、照顾,实在太感动我了!你们这样信任我,我愿意在这里一辈子,贡献出我的一切!可是,中央的……

马 昭 好吧!我去给洪司令员写封信,交给你带了去。他是我的老朋友,他会帮助你解决问题。

栗晚成 马处长,你也认识洪司令员?

马 昭 老朋友了!他给我题的字,写的对联,我都保存着呢,有工夫你可以来看看!

栗晚成 我也有他的签字,就在(指写字台上的小册子)那个小本里。

马昭 等闲着再看!你们好好地照顾他!明天见!(下)

栗晚成 再见,马处长!(对大家)我躺一躺就会好了的!(躺下)

金丹 (内声)栗秘书主任在吗?

林树桐 在!干嘛?

〔金丹上。

金丹 (交介绍信)大江报的记者,金丹。

卜希霖 栗主任不舒服,你明天再来好不好?

金 丹 那……

栗晚成 (坐起来)来吧!我可以跟你谈谈!

卜希霖 你不可以,栗同志!你应当保重自己!

金 丹 只谈十分钟行不行?

卜希霖 顶好一分钟也不谈!我知道你的任务重要,可也应当体谅一位有病的英雄!是不是,同志?

达玉琴 同志,你是不是要问他的英雄事迹?

金 丹 是!

达玉琴 好,我会替他说。你要问哪一段?是老红军时期的,解放战争时期的,还是抗美援朝时期的?我都知道。

卜希霖 老栗你看看,玉琴多么能帮助你!玉琴说!我也愿意听听!

金丹 说抗美援朝里最精彩的一段吧!

栗晚成 说我怎么中毒!玉琴,说我怎么中毒!

达玉琴 好!坐下!

金丹 (掏出笔记本,坐下)请说吧!

达玉琴 现在我就是栗晚成同志,十二军三十五师一零三团的团参谋长。番号请务必保密!(摹仿栗晚成的神态,但只掀起一点衣襟)看,有一天,刚刚天亮,敌人反扑,打白刃战。两个塔似的美国兵一齐扑过我来,两把刺刀同时刺到这里,我连眼也没眨巴一下,拍,拍,两手枪,两个“塔”全倒下去。……——幕徐落

上一篇:第一幕

下一篇:第三幕